2013/08/12

他們未曾「攻陷」誰

開齋節,印尼籍移工在台北車站大廳齊聚。有人公開說,他們在那裡「野餐」,是一種「攻陷」。

我想起一段往事:2006年5月,我一個人到倫敦政經學院面試。一切看來都好,但心裡的感覺讓人疲倦。這裡,世界翻轉,語言不是我的,學術不是我的,社會不是我的,未來不是我的。在前往威爾斯前一晚的空檔,晃到了Covent Garden,在滿滿是人的商店街餓了,只買得起一條依然太貴的冷麵包。找了個角落,席地而坐,自顧自的「野餐」。

回國後接到通知,我拿到了入學許可,還有一筆錢。但我終究去了海邊小鎮,沒選擇倫敦這個令我感覺寒冷的城市。我從不覺得我與併肩坐著的人們「攻陷」了一個商場。當時,我強烈感覺,這個世界早已攻陷了飄洋過海的我們。

新聞連結:
台灣印尼外勞車站慶開齋節引議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