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/08/12

他們未曾「攻陷」誰

開齋節,印尼籍移工在台北車站大廳齊聚。有人公開說,他們在那裡「野餐」,是一種「攻陷」。

我想起一段往事:2006年5月,我一個人到倫敦政經學院面試。一切看來都好,但心裡的感覺讓人疲倦。這裡,世界翻轉,語言不是我的,學術不是我的,社會不是我的,未來不是我的。在前往威爾斯前一晚的空檔,晃到了Covent Garden,在滿滿是人的商店街餓了,只買得起一條依然太貴的冷麵包。找了個角落,席地而坐,自顧自的「野餐」。

回國後接到通知,我拿到了入學許可,還有一筆錢。但我終究去了海邊小鎮,沒選擇倫敦這個令我感覺寒冷的城市。我從不覺得我與併肩坐著的人們「攻陷」了一個商場。當時,我強烈感覺,這個世界早已攻陷了飄洋過海的我們。

新聞連結:
台灣印尼外勞車站慶開齋節引議論

3 則留言:

wuliwen 提到...

離家20多年總想回家的我喜歡和人分享陳之藩"失根的蘭花"里這兩句話:無論天涯或海角,大抵心安便是家!

wuliwen 提到...

離家20多年總想回家的我喜歡和人分享陳之藩"失根的蘭花"里這兩句話:無論天涯或海角,大抵心安便是家!

L 提到...

一直覺得您是有理想性的人,懂是非對錯。但不曉得您是不敢說真話還是不被允許。我不懂為什麼先立法後審查這件事對於國民黨來說有這麼困難。國際間行政部門除非在談判前得到國會的全權授權,否則跟人家談完後回來被國會打槍是家常便飯,與國際信用無關。我不懂為什麼這個政府總是顧左右而言它。您有看過那群學生睡在街頭上的樣子嗎?許人民一個安心又善盡評估跟審議的服貿協議很困難嗎?其他國家動輒花費數年簽訂的東西,為什麼政府卻這麼的急就章呢?這些日子看下來,我只有失望可以形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