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/04/22

世界地球日想起大城溼地

世界地球日這一天,人在台北。國光石化案專案小組環評會議審查結果今天即將出爐,環保署前熱氣蒸騰城市青年與彰化鄉親血液滾沸。

這樣的日子,我卻不斷回想起十九天前,彰化大城溼冷的風。



對我來說,那是第一次膠鞋,第一次鐵牛車,第一次現剝生蚵,第一次整個人陷落在溼地泥濘裡無法自拔,第一次在海天茫茫的灰裡,分不清自己在水裡還是地上。

但對彰化來說,對大城來說,世世代代,從來如此。



鐵牛車行過地面,水紋裂作龜紋。海與陸在這裡裂開之前,有了溼地,有了潮間帶。於是台灣有了方形馬珂蛤、螻蛄蝦、彈塗魚、白鸛、黑宛鷸與大杓鷸。有了蚵仔,有了蚵農,有了在海陸之間向天討來的人文生活。

他們笑著剝開了蚵殼,急著找但找不著礦泉水、找醬油、找芥茉,意圖照顧可能吃不慣如此生鮮的他。他只是用手撥了撥泥沙,一口吞下。麥克風總是會指向他,他濃濃又淡淡的說了,他會記住這土地的感動。

我近近遠遠的看。想起定期收看的部落格叫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 。下午三點多,夕陽西斜,海風也斜斜的吹,也許這一次,我們不至於失去這一片黃昏。


1970年,世界地球日首度定在422日。根據維基的說法,此前地球日總是春分。那一天,全世界所有角落日夜等長,我們總算在彼此扭轉的明暗力量之間找到平衡。我想起那一天在彰化大城,也許我們看見了等長的日夜。而後,我們將迎來越來越長,隨時分而美的陽光。

台灣長大的我們,總愛談論海洋。事實上,所有的海,都與岸彼此定義:海進一分,岸退一分;岸進一分,海退一分。愛爾蘭詩人Seamus Heaney曾有詩Lovers on Aran

Did sea define the land or land the sea?/  
海定義陸或海由陸定義/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Each drew new meaning from the waves' collision/
浪裡相遇撞見彼此新意/
Sea broke on land to full identity
海裂解了地也碎成完璧

從本體上,我們都處在「之間」,往往在各種兩難之間進退不得。有時候是工作與感情;有時候是環保與經濟;有時候,單純只是腳踩進了溼地,很難不跌倒,卻也很難拔足離去。但如果「之間」本就是自然,也許安於泥地,安於自己,安於事物本來模樣,才是所有政治的真意。

我們台灣,就在海陸之間。漲落之間的潮間帶,其實就是我們。

我記得海陸之間摸起的那一把泥,有海的黏度,土地的濃度。摸都摸了,那就繼續踩在溼地上吧。 J



2 則留言:

匿名 提到...

馬屁拍得有點.....

匿名 提到...

所以你到底是要表達什麼 = =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