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/09/03

要在高遠的溫柔之下

今天有風,有一面旗就此飄揚。站在五樓窗邊抬頭看,天空比這棟建築物及其上的歷史意義還要古舊,像一面旗。豔陽之下,藍白旗旌覆蓋著我們,如同今時今日的種種治理,卻是遠遠的,帶著溫度。

看了看天,那是真正的藍白。而那裡,是我們思考美學與治理之時,最重要的維度,也是唯一的限度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