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/09/15

再來


不論他知不知道,對你來說,他是一路以來的勇氣。

讓你愛上讀書愛上打球,名為誘導的哄騙;沒有一句必要卻沒有一句不要的叮嚀;荒謬的責任感,永遠必須照顧保護的心情。

於是你從不曾軟弱,也不是不曾軟弱,而是他早就用肉身表演給你看,你看,微笑軟語殷切,豪強的「我扛」,男子漢的勇氣輪廓。從而你就連夜闇時分需要軟弱,也不知如何扮演別人。

所以那一天你覺得好殘酷,當他提供數據講述情節,像介紹一本科普經典一樣的勾勒出一種速度:新的夢想急於轉動也換檔帶走無可停駐的年華。有些數字居高不下,有些數字緩步上升,有些數字約好了一樣出現相對的意義,你覺得這張量表好殘酷。

於是你想起自己初初長成時那場一對一籃球賽,除了你們無人煙的籃框下,你上籃放進,第一次,致勝的一球。起了風雨,你有點不忍,真心想回家躲雨。有些事物不斷加速墜下,天與地都濺著雨水。他用力拍了拍球,用力拍了拍你的頭,大笑揚聲:「一點點雨!再來!」

2010/09/03

脫口而出才是真心

要在高遠的溫柔之下

今天有風,有一面旗就此飄揚。站在五樓窗邊抬頭看,天空比這棟建築物及其上的歷史意義還要古舊,像一面旗。豔陽之下,藍白旗旌覆蓋著我們,如同今時今日的種種治理,卻是遠遠的,帶著溫度。

看了看天,那是真正的藍白。而那裡,是我們思考美學與治理之時,最重要的維度,也是唯一的限度。